中新網2月28日電 美國《僑報》27日發表社論文章指出,加州參議會2014年1月30日通過的第5修憲案(SCA5提案),其衝擊波超出了加州範圍,正日益引發加州乃至全美其它地區亞裔和華裔社區的強烈反彈。歷史經驗與學術研究也證明,族裔配額制度所造成的傷害是嚴重的, 它並沒有真正提升少數族裔的教育地位,反而引發嚴重的族裔對立與衝突 。
  文章摘編如下:
  2月16日,亞裔人士在首都華盛頓白宮發起請願,反對SCA5提案,白宮網參與請願人數已超過8萬4359名。包括北加州華人聯盟、硅谷華人協會等在內的舊金山灣區亞裔民間組織發起的反對SCA5提案的投票活動,也日益獲得民眾的積极參与。在反對SCA5的網站Change.org上,已有4萬1251名居民投票響應。而南加州第一個公開反對SCA5提案的游行示威活動將定於本周五(2月28日)在華裔州眾議員周本立辦公室門外展開。目前在華裔社區,無論來自兩岸三地還是其他地方的華裔移民,無論是高科技界的“碼工”、“碼農”,還是在第三產業打工的移民,已然形成一股“開談不說SCA5,融入主流也枉然”的風氣。
  加州參議員赫南德茲(Ed Hernandez)推出的這項提案稱,目前加州大學系統中的亞裔學生比例過高,要求限制亞裔學生入學比例,提高非裔和拉丁裔學生等少數族裔學生的入學率。實際上,身為拉丁裔的赫南德茲的終極目的是要大幅度增加拉丁裔進大學配額,他為本族裔謀利益的動機無可厚非,但以“平權”的名義,讓亞裔、華裔為其配額“買單”,卻是對“平權”的扭曲。
  根據美國人口普查統計,2013年加州人口約3833萬,白人約占39.4%,拉丁裔次之約占38.2%,是第一大少數族裔,亞裔約占13.9%,非裔6.6%。亞裔與拉丁裔相比,才是名副其實的少數族裔。SCA5提案,企圖通過“平權”優惠弱勢群體,提升拉丁裔學生的入學比例,卻要犧牲真正的少數族裔亞裔的根本權益,乃是新一波的族裔歧視,勢必製造更大的不公正。
  對少數族裔的最好保護,是不考慮族裔因素,也就是族裔中立政策的精神。這是加州209法案,以及最高法院的歷次判決中所確立的原則。歷史經驗與學術研究也證明,族裔配額制度所造成的傷害是嚴重的, 它並沒有真正提升少數族裔的教育地位,反而引發嚴重的族裔對立與衝突 。
  在這一輪“平權爭議”的風波中,華裔和亞裔也應該清楚地意識到,我們的精英分子總是喋喋不休地勸誡移民族群要“融入主流社會”,但今天的社會現實和開歷史倒車的SCA5提案出籠,則教訓我們更重要的是真正強化自己的問政參政意識,是如何學會運用自己的參政權去維護自己的根本利益。問政參政並非簡單地推出幾個精英分子,到那些市政州府乃至國會的殿堂做“代言人”。
  本次三位華裔州參議員餘胤良、劉雲平及劉璇卿在SCA5提案的表決中,無一例外投了贊同票,引發亞裔社區的強烈質疑。身為參議會教育委員會主席的劉璇卿稱自己投贊成票的原因是加大系統和州大系統少數族裔學生數量顯著下降。如果提案通過,將會刪除加州憲法中那些“過時的阻礙”,便於少數族裔學生進入大學。這就仍然牽涉到亞裔到底算不算“少數族裔”的問題,以及所謂“過時的阻礙”,莫非就是對17年前糾偏“平權法案”的加州209法案的再度糾偏?身為州參議會亞太團體主席的劉雲平,於2月25日回應華裔社區質疑時稱,“所有的民主黨人都支持該提案”,“亞裔社區沒有任何人提出反對意見”;他對突然聽到民間那麼強烈的反對聲浪而“深感震驚”。餘胤良2月25日接受《僑報》專訪回答記者質詢時稱,自己也是家長,自己的孫子未來也將可能申請加州系統的大學,他不會讓任何法案傷害到加州華人的利益。不過,他說SCA5提案沒有涉及減少亞裔學生的數量,也絕對不會影響華裔學生進入加州大學的機會。
  三位參議員對此提案實質和後果的判斷,為何與廣大的華裔居民大相徑庭,值得推敲細究。維護黨派立場與贏取選票重要,還是維護族裔的正當利益重要?事情的發展提醒人們,華人的問政參政絕不是聽任“代言人”隨意去做出抉擇,而必須在立法的前期就充分瞭解並提出質詢。
  SCA5提案很快就要交加州眾議會表決了,倘若通過並安排11月公眾投票,按照亞裔選民的人數和偏低的投票率,結局就不難預料了。因此,華裔和亞裔當務之急是亟需團結起來,影響自己選區的眾議員們的決策;並且籍此作為參政問政的轉折,提升主動參政的選民意識,真正在美國社會加強本族裔的政治影響力。  (原標題:反加州限制亞裔入學比例提案映射亞裔政治影響力)
創作者介紹

被套

wx88wxhdm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